龙8国际|龙8国际官方网站-www.long888.com

作者:风中的自由
字体:
发布时间:2015-10-28 13:59:57
天津港爆炸事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事故仍在调查,迄今尚无结果。此次爆炸事故,不由得让人想起二百多年前乾隆帝治下的扬州仪征盐船失火事件。乾隆三十四年至乾隆三十六年间的3年内,仪征发生了三起失火事故。其中乾隆三十六年的事故惊动了朝廷。 朝廷并未派钦差细加调查,两淮盐运使李质颖与两江总督萨载的两封奏折,告诉了乾隆帝这起事故的一切“真相”,尽管如此,地方官员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处理畸轻。然后,各地盐船又又又又失火了。
乾隆朝盐船频频失火如何问责
(清)郑板桥画作《一帆风顺》中的船只 一、轻视事故,大事化小 1.两年两次盐船失火,其中一次伤亡人数达1400余人 清制,食盐专卖,官府垄断盐业,发给商人盐引,商人缴纳盐税,持盐引至各盐场领取食盐,而后再往各已划定的盐区贩卖,不得跨界。 扬州仪征县即属于两淮盐运司治下的两淮盐区管辖范围。各盐场运送来的食盐,需经过仪征县贩至江苏、湖南、湖北、江西等地。仪征的食盐吞吐量占淮盐产量的一半①,“转运半天下”,仪征“绾其口”,是为一大枢纽。繁忙时,停靠仪征的盐船等候批验所检查盐引,彼时“列樯蔽空,束江而立,望之隐若城郭”。② 船只停靠如此密集,一把火便可以全部烧没。乾隆三十五年的那场大火发生在十二月,扬州学者汪中用一篇《哀盐船文》记录了下来,文章成为后世名篇。 《哀盐船文》说,当时万物休息,寒威凛慄,而“有火作焉”,大火发生在天寒地冻之时,“炎光一灼,百舫尽赤”,火势延烧至各大盐船。船上的护送人员,“狂呼气竭”,有的跳入水中,有的被活活烧死,火势“齐千命于一瞬”。等到火雾散去,“声销而形灭”,一片沉寂。 如此惊心动魄的描述,实是汪中所亲见。文中并没有提到官府的救援、起火原因,以及后续的调查,但灾难造成的后果他是知道的,“坏船百有三十、焚及溺死者千有四百”。130艘船被烧毁、坏,死1400人③。《扬州府志》则称事故造成的“死伤无算”,并没有确切的数字。 这一事故的处理尚未可知,《清高宗实录》并未将这件“小事”纳入。 一年之后,同样是十二月,当月十九日,仪征县盐船又失火。事故的详情,随两淮盐运使李质颖的奏折一道上达于乾隆帝御前。
乾隆朝盐船频频失火如何问责
乾隆朝盐船频频失火如何问责 清末扬州仪征盐船往来情形 2.原因:意外失火,火借风势,船只过于集中,而锚绳相互绕结难以解开 恰如今天的工作通报,李质颖奏折的结构大致可以分为四部分。④ 第一部分是表功,全力救火。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他听闻消息立即带领属下去救火,大火正是因为他们“竭力扑救,方能熄灭”。 第二部分是汇报损失并调查原因。同样是以汇报工作的口吻,先说自己派了谁谁谁去调查、查看,而后再点明原因。经过调查,火起于一只“柴船”。当时东南风大,火借风势,迅速延烧,此时恰好遇到船只交接,船只相互锚结,“不能撑移”,加之船员慌乱跳水,未着火的船只“坐以待毙”。待救火官员赶来后,用斧头砍断锚绳,其他船只才得驶离。 大火最终烧掉63只船,奏折并没有告诉乾隆帝烧死了多少人。柴船因何失火也没有说,李质颖查问了几位目击者,只排除他人故意点火报复船户的嫌疑。 第三部分是汇报善后工作。那些被烧掉的盐包,请朝廷补给商人。那些受伤的船员,官府已经给钱给住,而那些烧死的人,官府只是“殓埋”处置。 3.两淮盐运使瞒报少报事故损失、伤亡数字,请求责罚属下 第四部分是追责。李质颖说,失火之犯自应严惩,但人都死了,建议免了。而“淮南批验所(检核盐船食盐专卖许可证的机构,)大使许执中,不能事先防范”,很多船都烧没了,虽然在场扑救,“究属疏防”,应“请交部议处”。 奏折的落款时期是乾隆三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事发十天之后,才上达中枢。对比道光《仪征县志》的记载,这封奏折对事故的损失汇报显然有所保留。《仪征县志》说,烧毁六十余艘船,“客商舟楫无算,伤人极多”,奏折所报63只被焚盐船,显然并没有包括客船。加上并未奏报死亡人数,李质颖显然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又不能毫无责任,他只是希望此事只追查到两淮盐运司治下的三级官僚许执中为止。 乾隆帝的回复是“交该部议奏”,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这与他一贯的坦率有别。 李质颖的请求多予允准。《两淮盐法志》的《官制·职名表》也只将许执中的“批验所大使”一职记到了“乾隆三十八年”,先李质颖两年离开了两淮盐运司。⑤
乾隆朝盐船频频失火如何问责
1876年武汉港情景。汉口港属于两淮盐区管辖范围,盐船搭载盐包经过汉口驶向湖北、湖南北部等地。 二、事故再发生,原因惊人一致 1.依然是大风、大火、船只锚绳绕结,导致起火后烧毁90条船 尽管李质颖看到了船只靠行过密、码头太窄,江底水流过急,各船只锚绳容易互相绕结,遇到突发事故难以疏离的现象,他的奏折并没有提供“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发生”的办法,更未思考如何减少船只集中的议题,而朝廷也没有注意。事隔十三年之后,乾隆四十九年,仪征县的另一码头黄泥滩发生了类似事件。 大火烧在八月十八日,当时的两淮盐运使全德上报给乾隆帝的奏折,关于失火的情形与李质颖的描述几乎一致:大火、大风、船只锚绳相互绕结、救火、斧头砍断。不同的是,火灾事故后果相对李质颖的奏报而言还要“轻”,烧毁了90只盐船,盐包被抢回一部分。虽然同样没有告知死亡数字,然而全德强调,由于事发夏日白昼,不少船只“人口俱无伤损”,只有起火的小船,人船俱烬。 原因也查清:火起一条“不知姓名的”小船,在船上做饭时不慎失火。全德说“并非有心放火”。⑥ 乾隆朝盐船频频失火如何问责 光绪年间的盐票,类似今日的食盐的专卖许可证,上面记载领运官盐多少、驶往何处等信息。 2.没有奏报伤亡数字,提请问责的两名官员并未受到责任追究 事故善后处理逻辑也与李质颖相同,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给受损商人补偿,抚恤商人,而对于伤亡船员,没有在奏折中提到“抚恤、殓葬”之意。 全德要求追究淮南监掣同知陈洪绪、管子盐知事程廷镜“未能事先预防”的责任,另一名批验所大使,负有直接责任的纵翼,因为任期满了,建议免责。 奏折是事发7天之后上达朝廷的,乾隆帝在奏折末尾批上“该部知道”,并未直接表态。陈洪绪、程廷镜没有受到实质性惩罚,终乾隆一朝,二人一直在任原职。 毋庸说,朝廷对此次失火事件的处理较乾隆三十六年发生的那起事故要轻得多。《仪征县志》甚至并未将此事记入,《两淮盐法志》中的《全德传》于此事也不值一提。盐船失火之事由、教训自然也谈不上认真吸取了。 3.事故未能倒逼改革,直到道光二十九年那场烧毁400条船的大火 实际上早在乾隆十五年,停靠在湖北汉江的盐船,就曾“深夜失火”,其后的发展态势,与稍后仪征的两次失火事件惊人相似,船只同样是“联帮密靠,不易移动”⑦,导致火势蔓延,不易救护。再过十五年之后,乾隆三十年,汉江上再生盐船失火事件,大火还烧到了湖南岳州(今岳阳),烧毁了运粮船十三只,死了七人。当地官员恼羞成怒,抓住起火船只的船工,请求重责。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道光二十九年,湖北汉江上的盐船再次失火,四百余艘盐船毁于一旦,被烧死的人数竟至无法清点的地步。⑧ 虽未见到责任人处理,但这场事故的直接后果是推动了淮盐的一项改革,即实行“票盐法”,商人领了盐引后,不必再往固定的盐区行销,可以跨界竞争,这大大减轻了一些重要港口的压力,盐船集中于一处检核盐引的现象也较以往少了很多。 结语: 盐船失火这件“小事”,很难进入《清实录》、地方志等官修史书的视野,无论伤亡多少。官员们更关心的是烧毁多少盐包、多少盐课完成不了等影响官员仕途的要件。于是,无论发生多少次事故,反思原因并着手改革,成为次之又次的东西,除非事故能够打到利益阶层真正的痛点,以盐课相博,以伤亡相警。否则,代价不大,痛点不痛,没有像两淮盐区——湖北盐船失火烧掉400艘盐船那样的后果,“改革”才不会来呢。 注释: ①②③《新汪中集·哀盐船文》,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编,广陵书社,P469 ④《宫中档乾隆朝奏折·奏大火情形事(李质颖)》 ⑤《两淮盐法志·官制•职名表》,续四库全书本,P152-P154 ⑥《宫中档乾隆朝奏折·奏报停泊仪征县黄泥滩江口盐船失火延烧事(全德)》 ⑦《清高宗实录·乾隆十六年条》 ⑧转引自《两淮盐运史上的几次大灾难》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钢城资讯 | 龙8国际官方网龙8国际 | 国际龙8国际 | long888与法 | long888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龙8国际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皖ICP备09015033号  建站教学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Powered by EmpireCMS7.0  © 2002-2013 EmpireSoft Inc.